下课铃一打,Kowalski连忙整理桌面摊了一堆的学习资料,在主讲师前脚踏出教室门后紧紧跟在他身后。

“教授。”

西装打领的男人没有停顿,一路沿着走廊前行。

“教授,我想过这个题目了,以我来看,用这种方式诠释这个项目最好……”

Kowalski一边抱着怀里的一大堆纸张,一边从包里艰难地拿出实验材料。

市区大学的主讲教授一路风风火火走在前面,只留给他一个腰板挺得笔直的背影,Kowalski不禁在脑海里搜寻这一周里任何可能影响教授心情的事件。

几秒搜索之后,Kowalski的大脑储存器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Kowalski跟在后头,只见面容姣好的教授走进办公室资料往桌子上一丢,靠在躺椅上后让他坐上椅子。

硕士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这个慷慨的请求,男人冰冷的视线落到他脸上,薄嘴唇抿成一道线,直觉告诉他他再不坐下教授可能就会发飙了。于是Kowalski立马坐到面对办公桌的椅子上,将资料竖在膝盖上正襟危坐等着教授的下文。

他低着头发觉自己的膝盖特别好看。

“Kowalski.”

“是、是!”

漫长的凝视过后,教授双手撑在面前终于开口了。

“你有什么问题?”

“很高兴你问了,先生。”Kowalski的手有些抖,他不知道是因为教授终于正眼看他了还是自己即将讲到他的研究成果而兴奋,“我这次来找你是为上个月的规划……”

Kowalski滔滔不绝的同时另一方始终保持沉默,他换纸张的时候注意到讲师的注视有些不一样。

沉默的捕猎者缓缓站起,在他的讲述声中走向门口,优雅抬手关上门后男人开始在办公室踱步。

Kowalski拿不准这个大学讲师的想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讲下去。

这个神情淡然甚至有些狂妄滋味的人正是名市争相抢夺的王牌讲授,年纪不大却在一处不轻不重的大学当起了讲师。他的授课方式从来以精准和随性出名,其麾下的学生无一有落到在普通企业工作的下场。凌厉风行的处事和那能吸走人视线的外貌更使他闻名远方。

而这位神通广大的教授正在他身边听他讲述他的设想,这让Kowalski的兴奋劲直直跳到了他的脑根。

“先生,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噢?”

Kowalski壮着胆子向导师寻求建议,男人出乎意料地扯起了嘴唇,双手撑到他坐的扶手椅上慢慢向他逼近,“你确定来找我只是问问题吗,Kowalski?”

 

 

 

 

Private和其他学生一样撑在起点线上等待口哨声响起,他听说最近学校里来了一个新讲师,他还真想不明白这个花哨的家伙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能引起那么大的骚动。

哨声一发令,他就以全速冲出去,操场跑道上正奔跑着的八个身影是新一届年轻的大学生。

跑过终点线后,Private停下来撑在膝盖上喘气。

第二名也不是一个不好的名次。

以他刚入学来说。
体育教师漠着脸一个个登记时间,Private越过他肩后望向操场的另一面,里那连接着教学楼走道和食堂建筑。

午后的阳光刺眼又毒辣,Private不得不眯着眼睛才能看清对面的光景,有一个被逆光遮掩的人正不紧不慢地走着。从他的走路方式来看,这个家伙不简单。察言观色,他来到这个学校了解到的第一个必需技能。

他将手遮在额头上想要挡掉大部分阳光,可太阳不愿意离去反而给了他一个惊喜。那个从反光里走出来的男人有着硬朗轮廓的侧脸和一双令人难忘的蓝眼睛。

他之所以这么知道,是因为男人朝这边望了一眼。

他看向体育组却没有任何停顿,只一眼就收回了目光,Private就是那时候看到了,他看到男人发出了一记冷笑。

与此同时,他身后嘴角留有长疤的体育教师吹响了另一声哨声。


2018-06-14POM
评论-4 热度-18

评论(4)

热度(18)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