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羽日 2

“嘿,那边那个人站住。” 

“你在叫我吗?”他转过身对着那几个在找人的家伙,食指指着自己外套里的T恤。

“不是他……”看起来像是兄弟会的人失望地说,从对方身上的希腊字母来看他猜得没错,至于他们在找谁为什么会找到他身上……

“嘿你是?”

“卢克。”

“我们在找一个金发男,听说他今天有这节课我们就来这找人了。你不会碰巧知道他在哪吧?”

“我有幸知道他的名字吗?”

“呐——”打头的肌肉男摆了摆手,另一个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告诉他有人见过他们正在找的人,“不用了,不管怎样,谢谢你了哥们。”平头男生打出手指枪打算叫出他的名字,呛了一秒发现完全不记得之前他自我介绍说的单词了。

“卢克。”他好心地提了下醒。

“对,谢了卢克。”“奇怪了,我记得他昨天穿的是这件外套啊,难道我记错号码了?”

然后他们向着教室后门扬长而去,留下他一个人对着人来人往的走廊发愣滞留。

 

 

 

他在她床前起身自然地伸手自我介绍,好像这样她就会忘记他撞坏了她们宿舍的窗户一样,诺为亚合上手里的书像看智障一样看他。

她没有理睬他完全没有影响到他,他自如地收起右手打量了下她的小寝室,然后转而望着门口的方向。这个人一点道歉的意愿都没有这会儿还打算直接跑路了是吗?

在她把手里的书放到床头柜之前,他已经摆好了麻溜要溜的姿势跃跃欲试想移开门口的书柜。

“那么这位卢克先生请问你在干什么?”她叉腰站在他身后质问这个闯进她领地的陌生人。

“相信我,待在这不是好主意。”这话好像有人对她讲过,不过这不是重点。“你把我窗户弄碎了这不是废话吗?!”

见他不搭话诺为亚更生气了,不道歉就算了居然还乱动她的东西。

“你以为你是谁到我这来乱翻东西?”

他转过头来望着她用手指指自己,用“这不明显吗?我是卢克”的表情回答她。

也许是一天都待在这个密闭的小空间让她有点失常,反正她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揣起桌上的书向他砸去。不过那时候他已经完成了打开她门上三道锁的任务,所以诺为亚砸空了,在她怒目圆睁地瞪着门口那个欠扁的家伙之时,他又自说自话地开口,“我没在开玩笑,有人追来这边了,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放着好好的门不走偏要跳窗?”

“这也不是你闯进我宿舍的理由!”

“东区是吧?你们宿舍的方位?再过个十秒那些举火把的人就会沿着小径找到这里来,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的话现在就得走。”

“我们俩很熟吗?还有我为什么要离开我的房间?”

“啊,他们来了。”他指着她后面窗户的位置,此举成功让她回头看了一眼,也是这一举令他抓过她的手就跑。“等等?!你做什么?!放开我!!!”

“过会再谢我吧。”他拉着她一路狂奔。

好不容易跑出楼宇在建筑的小角落稍作休息,诺为亚找回喘气的时机后立即一入一出地斥责他。“你有什么……毛病?你害我……丢了……那本书……”

穿运动夹克的人却只管笑,这让她更想揍他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现在走出了安全区,脚下踩的绿地让她直抓狂。“你让我怎么回去?就算我回去了我房间那个大洞又该怎么办?”

“好了现在你只能跟我去找修窗户的东西了。”

那张笑得灿烂的脸怎么看怎么欠揍,诺为亚把拳头捏得咯咯响。

 

 

 

“你知道我和兄弟会的人有过接触。”

“哇,是那种每天见面可以称兄道弟的方式吗?”诺为亚头也不回直视前方白照灯下的大马路,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他们应该在没人的时候尽可能多走路才不会沦为他人的盘中餐。这件事她一直在强调,而身边这个人一路选择忽视。

“我们有对过话。”

“我不想冒犯你,但只要你有一头金发身材又正点被他们搭讪的几率几乎是显而易见的。”

“真的吗?不过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有求于我。”

扒在草丛后观察只露出一双眼睛,她一点也不想了解他和兄弟会的关系。

“等等,你从刚才就一直在提他们,追你的人不会就是他们吧?”

“算是吧。”他耸肩。

诺为亚摊开双手一句无声的“为什么”在她口中延伸,“你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

“可能是因为……我偷了他们的衣服吧。”

他身上的夹克是他偷来的,他发现自己被卷进这个奇怪的事件后他觉得拿了橄榄球运动员的衣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好过一点。

因为是不是极客也不是书呆子的“怪人”,他被卷进这个事情他第一个反应是——还挺好玩的。 

他还想了想,从没有见过那些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当那些明星球员、魅力四射的啦啦队员或是老师欣赏的得意学生从他们各自的安全区从习以为常的宝座掉下来时会是什么样呢?简单来说他就是个对周边环境格格不入又有点小变态的家伙。

“我从来挤不进他们的小团体。”

“那你又是为什么想和那种人打交道呢?”

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因为无聊吧。”

诺为亚当即决定找到她要的材料后就甩他几十条街,她再也不想和这个人有关系。

 

 

 

宴食狂欢。

贴满学校墙面的绿色海报黑红色的字体下有溢出来的迷之液体,呃她看了一阵恶心,谁做的海报? 

“如果你想去体育馆你确定这条路是对的吗?”

“不好意思请问你今年几年级?”诺为亚发现他话很多。

“大一新生。”

“那太好了你和我在这方面一样没有发言权。”

“为什么要去那?”

“因为要去拿木板修窗户呀。”她转过来冲他一笑,卢克感觉门窗都关着的食堂有些冷。

“嘿我在办公室发现了麻袋,这有用吗?”

他怎么又去翻东西了,算了反正能装多少装多少,她摆手让他扔过来。

“你听见了吗?”

他给她一个疑惑的表情,诺为亚朝屋外努努嘴,“外面有人。”

当机立断扛起麻袋就往门口跑,“往这边走,他们一定会从正门进来。”在他问出她怎么知道之前她就提前回答了,“你没看见他们火光的方向吗?”

他还真没说谎,那群人居然真的打着火把,是不是有些夸张……

“躲在这别出声。”让他保管好她的救命木板,诺为亚探出头盯着体育馆后门。一阵后她听到正门的碰撞声,呼他们走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她望向抱着麻袋的卢克,一头搭下来的丝绒金毛下有几截反光的玻璃渣插在他脖子上正闪闪发着光。

“你那里……有东西……”

他咳了一声手去碰,半晌后居然直接拔了下来,瞬间血流如注。 

“你他妈在想什么?!”

“Opps.”

“咦个鬼啊!”

“你没有感觉的吗?!”

因为扭头牵动脖颈他痛叫出声,他捂脖子的地方流了一手血顺着指关节跌在地上。

诺为亚是彻底无语了。

 

 

 

“你脖子上插着渣子你怎么会不知道?”

“可能……”

“闭嘴你想让它更严重吗?”

他跳进去时双手挡在脸前保护脸面不被玻璃刮伤,可立起来的领子没能防止那几小片碎玻璃插进他喉咙,也可能是掉进了肥大的夹克衫里待他不注意的时候再深情地给他一刮。 

他看到她穿越树丛跑过大路垂下来杂乱无章的头发,发尾有点卷卷的小波浪。他望着眼前一身轻薄logoT恤和青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帆布鞋的姑娘。

他为什么从来不认识她?

“好了。别乱动啊小心掉下来。”

他一听一个激灵跳下医务室的工作台,前说后忘的行为令他捂上脖子惨叫一声。

“我想起来了,我们要去校长室。”

“为什么?”她举着刚拿来的锤子看上去想敲他。

 

 

 

缩在某位行政老师的办公桌下面对面,一人拿着玻璃破碎的手电筒,一人拿着那几张偶然翻出来的纸张。那是一份一位学生签下的不知名协议,代表他或她同意参加每年的这个节日,右下角有他/她的签名,是花体字。

“哼,还是个时髦的家伙不是吗?” 

“你还笑得出来,你知道我们每个人入学时都被迫签了这份协议吗?”

“技术上来说,不是强迫你们签的。看,这张纸上写的附属条约。” 

手电筒灯光忽闪忽闪,她接过去看。他接着说,“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是自愿的,即使没人知道另一份写明条细的文件已经把我们卖了。”

平时要是在这里他们一定感觉倍儿安全,这可是学校教师行使规章程序的好地方,可现在闯进来的办公室没有教师的存在,这座学校也到处游荡着没有灵魂的空寂游人。

“我一点也不了解这所学校。”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是他说的第一句像模像样的人话。

“因为……还能是什么?不就是被父母逼来的吗?”

“你说对了。”他没心没肺地笑着。

 

 

 

后来他们饶了很久,走了几回还是回到了她的宿舍。将近午夜锁上门移上书柜,把捡来的木板钉在破裂的窗户上,两人终于瘫坐在点燃的蜡烛前促膝长谈了一会。

“我为什么放弃斯皮尔跑来这里?”

“我也想知道。”

“嘿这之后你还愿意见我吗?”没由来地他就这么问了、

在短暂的沉默后,她望进他被月光照得晶亮的眼里,“当然了,为什么不呢?”

她递给他半个抢来的墨西哥卷饼,“它棱掉了。”他咀嚼着食物口齿不清。

“是啊。”他们一起无声傻笑。

“薯片要吗?”他从兜里掏出一包膨化食品。

“你从哪拿来的?”

“食堂。”他已经嘎吱嘎吱吃上了。

“哦——所以那就是我在厨房听到的撞击声,原来是你。”

“怎么了?当我没有硬币时我做了所有人都会做的,踢它两脚。”

 

 

 

 

 

 

 

 

 

 

 

 

 

诺为亚 Novia

卢克    Luke


 

 

 

2019-08-13
热度-1

评论

热度(1)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