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羽日 1

一切都要从半个月前说起,诺为亚上完金融学放下背包刚想休息自己的室友就顶着干发帽进门了,茱莉亚和她都是比较社交惰性的人,和其他人相比起来。所以当茱莉亚难得抛出学校活动的话茬她很惊讶,“我不知道你也观察这类事?”

“你没看见贴了学校一路的海报吗?就连公共浴室里也有。”

茱莉亚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按好帽子好不让头发掉出来她顺手递给诺为亚一本杂志,“要不是在走廊撞见级长我都不会有这东西。”

“让我猜猜,她让你宣传宣传。”

“呃,你随便看看就好了,下下周这个时候我相信她想找我要回杂志也找不到我在哪了。”

诺为亚怀疑的眼神投向躺倒在床上的茱莉亚,边翻看书页边问,“我知道下个月的暂时休学时间,不过我们不是还有课吗?”

“那又怎么了,有些人复活节就不在学校了。”

“好好,不过这个占满画面的羽毛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她在床上撑起双肘,一面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怎么了?”

“不我只是,既然你打算在这所学校过完人生的四年你总得知道它以什么出名吧?”

“有什么我遗漏的吗?”诺为亚耸耸肩,仔细想想她除了这学校对外的得意科目和哪些奖学金实验项目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了解的东西。

“你对丰羽日一无所知?”

她点头,随着对方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她也更慎重地摇头。

“我的天哪,你是第一个我遇上不知道丰羽日的人!”

“这有什么问题吗?”茱莉亚看上去有些大惊小怪,当然她没把这话讲出口。

“我要是你我会坐稳,接下来的话可能很难被接受。”

“好的,既然你都从床上坐起来了看来这真是一件认真严肃的事。我会认真听的。”

“诺为亚,放下那本杂志。”

她只好举双手投降。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上半学期刚结束没多久,除了秋季舞会、冬日庆典和球赛季外我们还会有一个全校学生都会参与的活动是吗?”

“我从没说是全校学生。”

诺为亚一拍手掌,惊坐起叫出声,“我想起来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

茱莉亚一副朽木可雕的表情赞同地点点头,“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你没听过这个节日……”

“我听搞IT的那些人说过,也从金融学的那帮人口中听到过。”

“你描述的不过是这几天所有人都在课上谈论的‘这个节日’。”

茱莉亚扔给她一个白眼,随即抱紧了怀里的枕头,“你听我说诺为亚,这不是开玩笑的,从建校以来这个节日每年都会举办,一开始确实很正常是普通的狂欢节日。但是后来因为兄弟会的介入和一些闯进校园的不法分子而变成了类似狩猎的庆典。”

“意思是例如猎鹿季节的狩猎?”

“是,不过这场狂欢的狩猎人和猎物都是人。”

 

 

骇斯乐丰羽守则:

一年一度的狩猎季节即将来临,和往年以来的各系主义一样。

狩猎为主!

注意事项:节日期间校职工不会在校,有任何问题须联系校学生会,给今年刚来的新生提个醒,教师完全不参与不管辖丰羽日任何事物。

任何人都可以做一个合格的狩猎者去追捕你感兴趣的人,注意:狩猎者与猎物二选一。

诺为亚皱眉看着这张海报,那边茱莉亚已经在做收拾行礼的尾声工作,“说是学生做主角的节日,有人单纯觉得好玩也有人拼了命玩,所以在当日出严重事故也不是不可能。”

“他们不会直接告诉你的,很多人单纯以抓人恶作剧做噱头来满足学生猎奇的心思。”

“那天不想被卷进来的人根本不会来学校,在宿舍也不是个好主意,没有人会比丰羽日的学生更疯狂。” 

茱莉亚提包走人时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她那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不想受伤的话你还是回家得好,我那一年也是不信邪留了下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你不会想知道的。” 

“虽然上面有明文规定不能往一二级受伤上叠加但确实有伤亡记录,谁知道他们今年又搞了什么名堂。”

而她说了什么,诺为亚记得她一字一句地回答,“不了,我相信我能挺过去。”

“别怪我没提醒你,一年到头的三月是他们最疯狂的时刻。”

 

 

 

诺为亚为丰羽日准备了什么?

首先她准备了五本书来躲避这一天的二十四小时,这是她屯了一学期的藏书本打算在无聊时看的,现在好了有东西给她打发时间了。

在她平静地看完两本书吃完速食晚餐后,她做梦也想不到的展开就要发生在她眼前。

先是一片寂静,她很好奇节日的号角被吹响后好一阵子学校里都是死一样的寂静,既然是个疯闹的节日那不应该吵到某种程度才对吗?不过她也没介意,她的注意力主要在手上那本厚得与某位俄国作家作品有一拼的书上。

树影摩挲窗栏,连小动物都消失不见是不是有些夸张了,但诺为亚还是没有注意。

啊忘了说了,她们住的地方是在宿舍楼一层。

7.33P.M.,她宿舍窗户被人撞碎的时刻。

她会准确知道是因为她当时正在床上靠着墙壁看书,而那张床正对着她的时钟,她象征性地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当上面的数字从二跳成三时她的窗户才被人撞破。

首先她不是个爱交际的人,大部分学校里天天瞧见的人她都不知晓姓名,连她的主修课她都没记住除了小组作业外的其他人名字,所以当这个完全陌生的家伙闯进她宿舍她第一个反应是——搞什么?

飒爽又稳稳地落地,那个脸上洋溢着兴奋雀跃笑容的人身上套着学校的运动夹克衫,好极了,又一个被奖学金或棒球知识充斥头脑的家伙。速度之快动作之大,毁坏玻璃他大概只用了几秒之久,在他屈膝跃进来的一瞬间诺为亚完全没想从书的世界走出来。

碎玻璃磕磕啦啦落了一地,而那个成功破窗跳进来的老哥只自豪地望着地上他搞出来的杰作洋洋得意着。在注意到身旁骇人的目光后他迟迟转过头来发现,“啊,原来是有人的吗?对不起,我以为我挑的这间没有人。”

“你以为?”

诺为亚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宿舍窗户被人破门而入刚要和他理论没想到那个不速之客先发制人。

他亮着一口洁白的牙,从宽大的棒球服里伸出右手,露着球场遇到救命恩师的表情,顶着一头发梢稍卷的闪闪金毛自我介绍,“我叫卢克。” 

 

 

2019-08-09
热度-2

评论

热度(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