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出远门总会有这几句对话,“这位是著名的私家侦探梅小姐。”

而那些人和姑妈握过手后她一定会自豪地介绍他,“这是我的侄子维勒探长。”

他要么谦虚地摸摸脑袋要么捧场地说说最近的光荣事迹,和姑妈一起破案他几乎走遍了全球。虽然很多时候他的直觉不怎么走运,姑妈的帮助令他受惠了许多,连光头探长都称赞的梅小姐就是他的姑妈,维勒成为探长也少不了梅拉德的熏陶吧。

他在瑞士警署坐办公桌的那几年姑妈总让他有时间去哪里聚聚,不过说来也巧,只要他出勤飞往世界各地调查案件时都能幸运地遇上姑妈。每当他遇上瓶颈而光头探长大声囔囔又火上浇油时他就十分庆幸姑妈会在场,姑妈的侦探嗅觉在任何场所都派得上用。

“维勒,你最好保持精力,这样回瑞士那边还用得上。”

“姑妈你真会开玩笑,我一回去光头探长准不让我出勤。我又要和我心爱的办公桌待上好一阵了。”

“我相信明智的光头探长会看到你的闪光点的,维勒你只需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可没你那么好的直觉啊,姑妈。”

“哦呵呵,维勒,我不机敏的时候你可还没见着呢。”

“说到印度尼西亚,姑妈这里有什么吃的呀?”

“我之前在导游那拿到过一张传单,不过如果你顺便的话也可以去酒店柜台问问经理,他一定不会拒绝你的要求的。”

姑妈包里的传单一到他手上维勒略过了名胜景点的介绍,直接读出这里的特色饮食部分,“……玉米薯类为主食,当地人习惯用香蕉叶、棕榈叶作食物底衬,同时印度尼西亚还是一个香料大国,口味普遍以辛辣为主。”

“你漏了多达两千种珊瑚鱼的珊瑚三角维勒。”

“我没看到介绍潜水活动的那栏,啊,我翻过头了真不好意思。”

“别担心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卸下行礼去大厅集合。”

 

 

 

位于赤道的国家不缺美食,环境更不会差到哪里去,离酒店不用走多远就能参观适合徒步旅行的清新树林。

“姑妈我们下一个项目是不是要坐船去海口?”

“你别急维勒导游一会儿就带我们去码头,现在我们要千万小心脚下。”

 “姑妈,你刚才不是说它们会吐毒液?” 

“是啊,维勒,所以你要小心尽可能地远离它们为好。”

烈日下那一只只吐着信子的科莫多巨蜥盘伏在草丛里,望着他们懒洋洋地迈动步伐,好像对他们这几个陌生人完全提不起兴趣。 

没过多久他们就在浅海边的酒馆休息片刻,没什么比看着打上海石的白色巨浪更舒缓人心的了。

“要是光头探长和这海浪一样就好了,无论何时他的脾气都会随着海潮慢慢褪去。”

“多请他出来度假他也会放松心情。”

“我怎么听到我的名字了?”

遮阳伞下多出来一个身影,维勒一听这声音差点没把墨镜扔掉,“光头探长?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能在这吗?刚才是谁说要我出来度假的?”

“那长官你打算待多久?”

“等你回去我差不多也要走了,我记得我们的回勤日期很接近。”

“不是吧……”他捧着椰子水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被这巧遇逗笑姑妈连眼睛都笑得弯起来了,“好了好了光头探长既然你也来了这几天我们说不定还能搭个伴。”

“我不需要旅游伙伴,不过维勒你们坚持的话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说罢他拿过了维勒刚换来的第二杯椰子水,“想不到你也是个细心的小子,好吧那就跟我一起游印度尼西亚吧。”

“长官,那不是给你准备的……”

“哦维勒……”

 

 

 

 “你再磨蹭我就第一个把你记在告示板上,让署里的人看看谁是迟到大王。”

“知道了光头探长,我马上就来。”

“没想到几天这么快过去了,一眨眼你就要回警署办公了维勒。”

“是啊姑妈,我感觉我都没来几天就要走了,特别是光头探长一来我的假期立马减半。”

“维勒你真会说笑,行礼都整理好了吗?我可不想你落下什么东西,虽然这里真的令人舍不得离开。”

 “放心吧,姑妈。等我回来我会比现在厉害多了。”

“光头探长又给你安排新任务了吗,那我可就要拭目以待了。”

“我会想你的姑妈。”

“你我都知道维勒,当然是我会最想你。”

他们相拥,梅拉德手里拿着她的毛线包,“你给我的纪念品我会摆在桌上的,这样我一看到就会想到你姑妈。” 

随后梅拉德送他进安检口,推着行李车他跟在探长身后还不忘转身朝她挥挥手,然后消失在毛玻璃后。她挥着自己的粉色帕子,每一回分别她就越舍不得他,但每一次从机场走出来的维勒都会有所长成,越是这样她就越欣慰。

好了,她也要去赶飞机了。

下次去哪好呢?把这个问题交给别人吧。她现在用不着担心这个。

 

2019-08-02鸭子侦探
评论-4 热度-3

评论(4)

热度(3)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