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per,对不起,我……”

“对我来说,我的士兵做出成就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我忘记了今早的晨训,上面是不是下批文了……”

“别担心,Kowalski,有我在我们小队不会有事的。”

Private拿着文件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的士官长正在安慰抱着夹板的Kowalski。他拍他肩膀的样子就好像他是早上八点的阳光,如他往常一样。

“Skipper,上报文件。”

“啊,Private,今天感觉怎么样?”

“报告长官,第十七天,新兵Private依旧状态十足。”

“很好下士,继续保持,这样下去你离升级不远了。”

Kowalski随着Skipper走出感应门,其后敬礼的Private放下右手,盯着他们的目光深思又长远。

 

特殊实验室里病榻上正接受电击治疗的男人痛苦地冒汗呻吟,他的手脚都被皮革紧紧拷住来预防暴走及人员伤亡。

三人皆在玻璃外静静等候医师结束疗程。

这个不得不接受电疗的男人是今年和他一起被编入这个小队的,是名被敌方植入奇怪基因的突击兵,当年被俘后发狂逃了出来。

至于那些拿他做实验的人后来怎么样也不言而喻了。

人虽然活了下来,后遗症却一直在折磨着这个家伙,他回到这里以后一直疯疯癫癫的。

而为什么军方留下这么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那也是一个谜。

他和名叫Rico的男人都是外来兵,小队里只有Kowalski和士官长是原来队伍的人。

医师摘手套对他们说,“这回可好多了,Rico已经适应了电流,接下来治疗应该不会对他造成坏处。”

在Kowalski询问任何需要注意事项时Private拿掉了那些棕色的束缚,Skipper随即扶起面色煞白的Rico,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男人牵起嘴边的长疤,回应了一句没有准确词语的话摇摇头。

“Private,送Rico回去。”

“是,长官。”

他扶着Rico走过他们身边,他听到医师讲的话,“Rico能撑到现在也多亏了你这个科学家啊,Kowalski。”

“哪里哪里,是大家的功劳。”

门在Private背后合上,他冷哼一声,德迩塔的废弃科学家。

 

他没加入这个小队之前经常能在过道里看到那两个级别极高的人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他知道他一届小兵不该打听过多,可他的好奇心砰砰作祟。

后来他见到他们时,Kowalski基地科学家的地位被废除了,而那个男人肩上的军衔也降了几级。

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吗?”

“Skipper为了我,他替我说话被上司下贬三级。”

“明明是我的错,可Skipper为我扛了下来。我拖他下水,连同他都被遣到了这个偏远不着调的地方。”

“他偏袒我,所以被贬为地方军。”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不是吗?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把那个该死的线索告诉了谁?!”

“……三方士。”

“你把我们最重要的,也是最致命的消息告诉了我们的敌人?”

“你到底在想什么,Private我从来都搞不懂你。”

“你知道Skipper陪我来这我有多后悔吗?我把自己骂了一万遍都不为过!”

“而你,却把消息告诉了想取我们性命的敌人?!”

 

实验机器的滴滴声疯狂响着,基地各方开始倒塌,而他们那个宽厚英勇的士官长义无反顾地冲进了控制间。

“Skipper,别去……”

“我必须保护好我的士兵,Kowalski你带着他们走。”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Skipper!!!”

撕心裂肺的叫喊伴随着爆炸后的白光,巨大的冲击波将他们轰出了现场。

Private耳鸣的同时支撑自己爬起,他看到基地上方的滚滚浓烟,他看到他身边昏迷的Rico,他看到远处泪流满面的Kowalski。

他还看到,一个因为失去军心跪在废墟前的下士。
















*

被废用的科学家拉着S一起下水和两个外来兵的故事

P的罪过在于..嫉妒


2018-04-17POM
热度-14

评论

热度(1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