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失忆如小兽初生般的露比,他一步步帮助她恢复记忆,向她娓娓道来他们的故事,但绝不提起那场致命的事故。

只要她回忆起哪怕一点与之相关的细节,她就会急抽气,睁大的眼睛寻找他的目光,哭着说她想起了一些东西。

嘘嘘嘘嘘,这时候他只会蹲下身安慰她告诉她不用担心,一切都由他担着。

当那双银色的眼睛含着泪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舍得把真相告诉她。

 

“不!你们不能再一次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既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新环境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为了保护她,尤其是来自你们的伤害。”

“这不是一个人就能决定的。”

“她是我的外甥女,这一切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那人注意到了什么,停顿了会一个礼貌的欠身。

“Miss Rose.”

“Ruby?”

“今天就到这里吧,Branwen.失礼了,Miss Rose.”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

“露比,听着,我们……”

“你可以不告诉我,如果你不想的话,我知道你们的世界和我们孩子的有很大区别。”

“Ruby.”

除了拥抱她,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试着柔声一点一点告诉她以往事情的细节,就像鸟类铺巢时候拥有的温存与细心。

他想起了他人的风凉话,你看她又一次离开你了。

她走了。

再度离你而去。


当他看着她可爱的那双银色的眼时他在想些什么呢,她骨溜溜闪着狡黠的眼总能牵起他嘴角的笑。

就比如现在。

宴厅一角与主人交谈的克罗瞥到从奢华正门进来的一抹朱红,拖地的克里诺林裙和她后脑勺玲珑的发带走得轻轻巧巧。

被问及他口袋里露出的金属光泽是什么时,他淡然一笑,只是一个装饰物罢了。

准确来说,是刻着一个玫瑰花蕾的腕饰,那上面画有她狡俏的一只可人的银眼。

这珍珠装饰的腕带配他是过于违和了些,明显是照着女性纤柔的手腕设计的,那日他将其带给她时,明知故问道,你觉得应该画谁的眼睛呢?

她将小手覆上他交叠的手,我不想有你朱红色的首饰。

她在他耳边小声说。

我想将你放在心里。

所以这精心雕刻的情人眼首饰就成了他的东西。

 

 

“别动。”

捏着她下巴给其涂口红的男人一脸严穆,被他压制着的小姑娘摆着肩膀想往后退。

“你好严肃噢。”她咯咯笑着。

“是谁的主意啊?”他反问道。

眼前男人抿成一条线的嘴唇极其认真的样子令她忍不住笑。

“别笑了。”

“对不起,我忍不住。”她圆润的肩膀在男人怀里轻轻颤动着。

做完工作的男人为了惩罚她,故意拨乱了她的头发。

“舅舅——”

她将手挡在脸前,被男人轻松拿下。

黏在唇上的发丝被他轻轻拨开,端着她的下巴直盯着她的眼。来回看她的眉眼,仿佛怎么也看不腻似的。眼前的人小嘴微张,他一用力吻了下去。 

 

小姑娘跳起来去亲他的脸,老男人一惊知道她在做什么后宠溺一笑,弯着腰任她亲。
末了,直起身来。

她手背在身后冲他笑。

“傻姑娘。” 

他揉揉她的发。


挽着他手一路走一路有说有笑,她看到一只胖胖脸颊的可爱毛绒公仔立刻发出尖叫冲上去上下其手。他就在她身后无奈地看着。

“喜欢吗?”
“喜欢!”

一声轻柔的舒声气。


小姑娘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老乌鸦从背后圈住她,怎么了?她不说话,只发出细小的呜呜声。男人叹口气,将其横抱起送到柔软的床上。

“在你好之前我会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好吗?”

他将下巴枕在她温暖的脑袋上,双手把她圈在怀里。

他感到小姑娘点了点头。

我该拿你怎么办。

 





*

新年第一篇献给甜甜的QR

Lover's eye

三卷舅的眼睛是红色里带了点粉红色可好看了



2018-01-01Black Rose
评论-2 热度-14

评论(2)

热度(14)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