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and Blue pt6

“Skipper!快来看看我的新成果!”
端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进书房的Kowalski急着向Skipper展示,沙发上的男人盯着手上的报纸头也不抬。
“如果你把那东西放在我身上,我就把你扔进Rico的厨房废油里。”
“你会喜欢它的,Skipper。它是有机无污物,百分百无害,我保证。”
“No.”
“Skipper.”
“看一眼,就看一眼。”
“No.”
突然被套上头盔装置的Skipper脑后传来Kowalski兴奋的声音,“你看到什么了?”
“一名大学教授在他的办公室里乱转,因为里面什么也没有,Kowalski,这个月的研究费你自己出。”

四兄弟豪宅里的小插曲。
“啊——”奔跑的Kowalski被Skipper打了一巴掌。
“实验室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啪。
“Skipper!”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支着半月眼喝着咖啡的男人反手一巴掌。
“Sorry,Skipper.”
“All right,发生什么事了,Kowalski?”
“大堂被水淹了。”迷之冷静下来的Kowalski。
“我看不见了!”在走廊跑来跑去的Kowalski挥舞着双臂,“我看不见这只花瓶,我看不见墙壁,我看不见——”
伸手拦住在二楼瞎跑的Kowalski,一脸漠然拿掉他脸上的黑底设备。
“噢,这样好多了。”

比Skipper还高一个头的男人垂着脑袋沮丧到出眼泪。
拍拍他的背,拍拍他的肩,再拍拍他的头。
“没事了,Kowalski,你没事了。”
将脑袋靠在他肩窝的男人抽泣了几声。
“你要我给你捎个冰糕吗?”
“Yes,please.”哭唧唧的嗓音。
“There there.”

一路走来一路从盘子里拿淋了巧克力酱的手指饼干喂Rico的Skipper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
正好瞧见的Private语塞了半天,“你俩在做什么……”
“嗯?”明显在喂食身后男人的Skipper,他有时候不懂哥哥们的迷之行为。
一口一个吃着甜点像极了雏鸟,只不过这是个身高一米八的身材匀称肌肉男……还是个身经百战的警官……他见过习空手道的Rico面不改色撂倒彪形大汉,和眼前这种情形太不一样了。他要去洗洗眼睛了。要知道雏鸟在进食期间还会甩翅膀,简直惨不忍睹。
“Rico,松开我的手指。”
“OK.”
“下一次别吮。”
这难道是含着就可以的意思?

有一个时不时出警的家庭成员在呢就意味着半夜醒来,床上会多出另一个人。基本上他都伏在他脚跟那,King-size床够他趴一个晚上。偶尔就比如现在,Skipper翻身就看到一张Rico的脸在他面前,Rico——瞧他这睡相,跟小时候抱着玩具睡一样安稳。最终还是怜爱地摸摸他头顶上的几戳翘起的头发。辛苦你了,police officer。
金丝绒被盖上他缩起的肩头。

Kowalski19岁那年,一个人背着个大行囊说要去闯荡世界,当时Skipper不能说是满脸问号但也是有点懵,愣在家门口恳请他再说一次。请示完便转身走向大路的Kowalski没有半点犹豫。当年6岁的Private从Skipper身后探出脑袋来,牵着二十四岁的大哥摇着他的手问二哥去做什么?Skipper摸摸他的脑袋,说你二哥要出去游历一段时间。
正值十七岁的Rico在高中也是事故不断,Skipper接到电话要他屡次去学校接这个打架逃课的问题学生。一个问题没解决,又一个跳出来,Skipper那时头很疼。乖巧的Private跪在Skipper膝头给他揉太阳穴,撑在扶手椅上的手转而去扶着Private的背,你真是个好孩子Private,以后你会不会让大哥头疼啊?当时的Private怎么说的,不会!他绝对不会让Skipper伤心。
在外面游了一圈回来的Kowalski当然是经历了许多挫败,他没想到外面的世界是那么险恶,没了家人的庇护他仿佛什么也做不了。再次站在家门口的Kowalski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谁知正巧打开大门的Skipper看见他也不惊讶对他笑道,回来啦,Kowalski。
他衣衫染上的风尘和凌厉的冷风刺激着Kowalski的每一个神经,嗯,我回来了,Skipper。他第一次各种情绪集中到一起,难过到热泪盈眶。
在学校角落和人斗殴的Rico此次被背后偷袭,钢管一下下落在他的身上,他卧在地上圈着自己也不反抗,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意义。后来呢?后来他只记得被带回家,在一个人的怀里,血不停地流着。Skipper镇定的声音和Kowalski的慌乱,还有最小弟弟的关心。他在朦胧的视线里看到的一切都成了日后叛逆的结束。Rico被送去警校,而他嘴角的疤也就此落下。

 “Kowalski,你迟到了。”
“对不起,Skipper,路上耽搁了会。”
“噢,和谁在一起?”
“同事。怎么了?”他稍微捂紧了自己脖子上套的围巾,走得太匆忙没来得及整理仪表。
“喔,那位漂亮的金发小姐啊,Kowalski下次一定要介绍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女性能让一向守时的你忘记了时间。”
“Skipper,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只是在调换明天上课的班头,因为她临时有事所以晚了点。”
他呼出的哈气在冬天的空气里飘散,眼前裹着大衣的Skipper已迈开步伐,“我知道了,Kowalski,快跟上,餐馆可不等人。”
他默默跟上男人的脚步,默不作声地悄悄盯旁边人的表情。
在脑子里作了一百个运转公式的Kowalski终于灵光一闪,难不成Skipper是在吃醋?!!





*码完了快来认领自己的段子 电脑崩溃了两次啊(捂脸 差点就放弃写了_(:з」∠)_我把之前的那条删掉咯 防占tag 一开始想哇叛逆期的R和K好像有点难写_(:з」∠)_结果动起笔来还是挺顺畅的(emoji  不废话了 免得又崩溃(捂脸

评论-6 热度-52

评论(6)

热度(52)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