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you
You're so caught up
In all the blinking lights and dial tones

春节过后便是情人节 德玉

他扯着一边的嘴角看她的行为而感到新奇,脸上挂着有些不解又好奇的笑容,锋利的爪子抓着她刚扔过来的布包。

“你知道吗?

你一直让我觉得很好奇。”

“哦?你是指什么?我的行为准则还是单单人类的处事前提?”

“都有。” 

尖牙得意地立着,用来表明主人心态的愉悦。


虽然要助老爹一臂之力统筹大业什么的但生活没有了乐趣,这对他来说会是致命的。所以尽管时常争锋相对,但他在必要消灭成玉时都做到了点到放水。第一他懒得管,第二他觉得她很有趣。 

他想过了,即使他真松手了他心里也笃定她会没事。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几乎不怎么了解她却...

他永远也弄不懂她,他不明白她看待事物的方式,那很正常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水族那众生芸芸一切归于水的理论。他也不明白她施展水流时的柔顺感是怎么来的,他使火的时候总是按着感觉来,深吸一口气后感受体内剩余的气息,充足的少年体息令他享受火神的恩赐。但当他在他们身边懂得了冷静的重要性后,从他手心冒出来的火再也不是轻佻愤懑的了,相反他第一次理解了内心平静是什么意思。可他还是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掌握水的不可测性,虽说御术元素不同可方法应是相似的。可他从没有摸清他们的渠道,准确来说是她的渠道。作为一个和他年纪相近内心同样充满世事不公的满肚怨气的人,她是怎么静下心来去掌控水群的一举一动。他想不明白。

他看不透那...

严冬 章五

^本就是短篇进度可能过快 可恩的人设一开始便如此  

^狗血 不建议下翻 本章可能有不适内容


“真好啊。我以后要是也有那么一场婚礼就好了。”

“在瞒着上面的情况下和翘班的人一起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举行只属于我的婚礼,你说是不是啊夏拉?”

夏拉又在发呆,从她认识她开始这个姑娘发愣时就喜欢神游在自己的世界,看向她那双金银剔透的紫眼睛时派蒂总能看到光线在她眼里画下的圆弧。她从来没把她当做过过外人,第一次见到她派蒂都不敢相信她的眼睛,那双眼有她从未见过的瞳色,而久而久之这个姑娘给紫色下了一个新定义。...

Red crackle 无题

当她把他绑成红衣卷且系了个漂亮的绳结时她不能不注意到这些年来格雷的变化,此时她正弯着腰给他打上明显的蝴蝶结。


其实他看上去和几年前的学生样没什么区别,除了刘海撩到脑后去之外。想到这卡门不由得噗嗤一笑,男人和发胶是有什么不解之缘,为什么都喜欢在头发上涂厚厚一层树脂。可她认识的格雷不是这样的,她将手覆在他光洁的额上,因为昏迷的人前额发都撩到了脑后这让她的手心有机可趁。


他喜欢叫她黑羊,这确实是她的代号,不过她从未告诉过他她的真名,也不是她有一个就是了。


从她在岛上长大开始所有人都称呼她为黑羊,喜欢挠挠她的发顶好像她是个需要人管教的小孩子。


在学校时他们是同学,在这里他们是对...

严冬 章四

今天的宫内似乎有什么不同,走到哪都有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可不同于往常的是今日所有的小群落都以一种欢洋的气氛小声讨论着什么。而如果她向他们投去好奇的目光侍女们会迅速收去声音只留下代表欢快的尖叫声作为结尾,三两成群的小型聚会便会作鸟兽状散去。她虽然想知道他们都在兴奋些什么可没有适当的时机她也没抓住机会上前询问,何况不是每个人都懂手语再说她身上也没有带纸笔,这要怎么问才好呢。

刚在休息室落脚没多久夏拉就被突然闯进来的派蒂给吓到,她将双手向地板下压来使好友冷静下来,可派蒂气喘吁吁急于告知秘密,还没等她坐下来就开始大肆宣扬半小时前知道的消息。

“贺瑞思要结婚了!!”她手握在门把上扶着腰直喘气,看样...

严冬 章三

“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啊,ZC-7属负雷兹?”他打算无视直接走去楼梯角,可背后长眼睛的人没等他走两步就叫出了他的编号。 

凯歌发誓他是在抓他的把柄,论这里最喜欢落井下石的是谁所有人说出那个名字时都忍不住打寒战,任何时候遇上他你都能看到他身后的犄角影子。他蹬腿咬牙切齿地吐出答案,“资料室,长官。”

“喔?”以上这两句皆不是出自高囚之口,他以为的发话人只是冷冷地站在一旁观望。说这话的人正是藏在毫无人情味眼镜后的老旧书记,这个男人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在为难他。他和高囚算平起平坐,甚至可以说比高囚还高上一些,因为他是上面派下来的眼线。

一个整日监视他人的眼线,没人喜欢过这个不露真相的老男人,...

德玉/成玉 西部au

^成玉夹杂德玉

^如果是表妹欣欣的女儿 那龙叔应该叫小玉表外甥女 而小玉应该称呼他表舅

 按照动画中文配音的叫法是称为龙叔 那小玉就是表侄女 这么多年来都叫错了

^他看上去非常的 青少年 我觉得可能会不擅长饮酒 而且是人类饮料 这里的Drago偏青少年


“你对外宣称那是你的丈夫,可事实不是如此。”

从飘纱窗口闯入的人扒在窗棂那挂着自信的露齿笑容,利齿在月光下划出狡猾的痕迹。背对梳妆镜的女子掏出了首饰盒里的匕首,引起...

ClydexKenny 一次不一样的经历

^傻屌


克莱德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但南方公园没有驴只有奶牛,那就可能是被牛蹄子踹了吧。他现在正在马路街角一个商店口驻足,他怀疑起他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他会在网上被那一看就是小广告的信息吸引,点开照片后还和那人聊了起来。之后他就在这里了。

克莱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以为那个金发妞真的是个金发妞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冒充的。南方公园四季冰雪,他们这里很少有春夏天。于是在巷子旮旯里,也不知道是谁的木箱子上他坐着,那人正等他在手机上确认后开始工作。

“五美刀是吗?”

“两次八刀,如果你想的话附赠一次手淫。”


“卧槽,你...

严冬 章二

“长官,这是去年至今的所有入职人员文件了。”

可恩撑着下巴沉默不语,细长的指节缓缓翻阅文档,桌上的黄色照明灯在玉质罩子下散发着黯淡的光晕。凯歌感到紧张,这是长官第四次查阅D档文件了,他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而每当长官陷入某种事项里时总会有人倒霉,凯歌忧心忡忡地想那个人是不是自己。

“这两人是谁面的?”

“报告长官,是玛奇管事。”

“她还管这个?我怎么记得她只负责带人不负责面试。”

“去年因为走国事件导致人员流失,人手不够时很多事情是玛奇管事亲自出面的。”

“哦?”就一个字听得凯歌汗毛倒竖,可恩长官真叫人摸不透,他是真说不出来他是高兴还是……不悦。单从他的面部表情看来,凯歌只...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