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殿 续

“我还没问你的名字。”

“洛莉。”


“你怎么能让他们在一起?”

“他应该回到洗衣店而不是去花里胡哨的甜品屋第二回!”

“但Lori我无法控制他们的想法,我只能让他们找到相对来说比较合适的人。”

“那也是你的箭!”

“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那不是最重要的吗?”

“这不是在不在一起的问题,你说的火花,两人之间的激情火花体现在哪里?”

“洛莉,我蒙着眼这么做了3000年,现在还没习惯用眼看人。”

“喔,怎么会这样。”她挫败地捂住额头,不禁想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等等等等,所以那些失误的没有美好结局的情侣都是这么来的?”

“嗯。”他诚实点头。

本来看他凑一对对小情侣还...

在长沙发上好好躺着打算度过一个清闲下午,一个没有任何奇怪生物来打扰的安静时光。阳光落在肌肤上那会是连绒毛都觉得懒洋洋的下午,埃琳娜闭着眼等待日光侵蚀她的感官,期待那长时间的舒适。直到大门被打开有人进来打断了这一时刻,但她没有起身。

她能感到有人牵着嘴角看着她久久没有行动,从他身上的氛围来看他不会是威胁。萨尔瓦托宅的大门第二次关响时她才皱起了眉,不过轻哼一声后她也没睁开眼。

在黑暗中找寻平静的她发现自己置在扶垫上的手被人牵起,埃琳娜微微皱眉没有起身。有另一人走到窗前挡住了阳光,这足以令她撇下好不容易舒展的柳眉。而他下一个动作直接带开了她的双眼,她的右手被牵升到那人唇边贴着略微粗糙的下巴摩挲。...

爱神殿

“你的规章既然完美,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不顺利的情感呢?”

他失笑指指自己绑着眼罩的双眼,“因为,我看不见。”

“前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会成熟,但我还没到那个年纪。”

金色笼罩的神殿下,他们栖息的地方有几个不断变化的小圆池可以看到底下人间活动的模样。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掉到了这个异空间,一走神就掉进迷之洞里,走在路上就跑到了一个装潢明雅的古典时代。以为自己进了异世界的姑娘披着一头粉毛闯进了这个空间,而这里孤落地调整时钟给人牵线搭桥的爱神看上去不比她大多少。她望望自己身上的牛仔热裤和系在腰上的绿格子衬衫,简单的白色上衣还沾有不知哪来的油漆,一个随意扎起的高马尾企图遮掉快要掉色的头顶发色。

他则是...

如果整个江海队都去银沙湾过暑假会怎么样


**每个人的反应 呜呜我虽然心水丁伟米莉可最难想反应的还是麦军啊 初恋的味道真好 

带添哥玩吧 毕竟还是蛮心水添哥的 如果他真心帮助米莉就不会是这样的 我说的是如果他能把和炫火队之间的比赛看得轻一点的话 他是把这场竞争当作游戏来玩 但他自己没意识到他对这场比赛比他自己看重得多 

说是不重要就玩玩的地区赛 如果真是这样也用不着耍心机 是吧 嗯 这么一想到觉得他是给米莉一个台阶下 伸出了电击队的必要橄榄枝是吧 但是emm 炫火队还需要和他们耍心机??哪用得着高添出手 如果不是为了米莉 嗯?这么一来我好想越来越说服我自己他就是...

严冬 章十(完结)

在战争到来之前颉梓的人并不仇外,他们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热情好客,虽说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无边无尽的漫延冬雪,他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也是非常可观的。白色,灰色,棕色是组成颉梓的颜色,而努夏来的旅客,那一双双拥有紫色基调的人踏进这里之际即是他们欢请之时。

在她到来之前,他是仇外的,每一个经过这里需要他进行批准的文件都没有通过。他那时候不去想那些或深或浅的紫色眼里会是什么样的光景,他也从不在乎。

点烛人亮起了夜晚的红黄灯火,当你老去视力褪色,天幕的繁星失去光亮,唯一留下来的便是你曾经见过的朝朝暮暮。

 

 

 

 

“你会做什么?”小店老板没有从账簿...

严冬 章九

“夏拉去后院打桶水来。”

她扬起笑容以示听见了,转身提着木桶就往后走,沿着篱笆种植的向日葵正对着阳光的方向迎面朝头,就连水井口都长着几朵鲜艳的小花。这里很少有外人前来,她现在待的地方是一个远离市中心的乡镇,距离那有多远呢,她没计算过也不去想。自从凯歌带她跑过边界线后她就没见过他,他说他会来看她,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会的,夏拉,我一定会的。”

这里的居民像是生活在战火外的世界,明明就在颉梓的偏远地他们对此却不上心。也就几个月的清闲时间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在星辰落幕后踩着唏嘘的地平线在日光到来前打开门扉,换上简单的乡农裙身,她就不再是那个落魄的扫街工了。

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从别国过来的人...

严冬 章八

手里的记录本哗哗翻页殿内书记走在长廊考量每一个角落,只要一听到钟表的怀荡声楼宇的人立马知道克欧利马来了。于是麽麼们手快脚快地提走水桶,侍者推走餐车脚步如飞,而急于收拾东西却落得手忙脚乱下场的其他人一边咒骂他的名字一边祈祷不会遇上那个人。克欧利马有一块精准的怀表挂在衣摆处摇摇荡荡,被他逮住哪怕有一丁点不符规定就要记下你的大名报上去,扣薪资还是小事最大的折磨莫过于被克欧利马叫去作笔录。

每个人都在背后说克欧利马是恶魔,下至打工仔上至高层每个人都会被他找茬,不过区别是克欧利马喜欢找他们的细小“错误”,这里指的是做繁复活的下人们。

你可以从他的纸板上找到任何一处不重复的小细节,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克欧...

幸运结 成玉

空无一人的雪山顶只有一个丢了地图的导游和一个噘着嘴的小姑娘,好端端拿在手上的东西怎么会被风吹走了呢。黄导游摸着脑袋不停道歉时突然想到背上厚重的背包里也许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蹲下身开始翻找,而那个橘色冲锋衣下的黑发小姑娘踢着地上的雪好把它埋到雪堆后。她低头寻着脚印走去前方,在睡袋下找到对讲机的导游一抬头差点没扔掉好不容易找到的通讯工具,这会儿山顶的风还算给面子小小习风不至于让他张不了嘴。导游扯着嗓子喊让她别走远了,他找到对讲机了。

一拍脑袋想起昨晚没有看对讲机能不能用,算了,干脆在这等他们上来吧。

他放下那个重得离谱的背包跨了两三步就拽回了那个一直朝前走的女孩,再把她拽到正面扶着她的肩一字一...

严冬 章七

时间在她这里仿佛停止了,自从来到这里除了养伤就是发呆,清净的环境与她之前所处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区别,作为一个他乡的“特殊人群”除了那些认识她友好待她的人之外她的周围并不会有太多喧嚣。她时常望着窗外耗度时光,奇怪的是自从她来到这间屋子后外面的天气好像变好了不少,太阳时不时从云层中探出头来,伸展四肢将阳光照耀到各个角落。几乎是她来到这里的那一夜开始颉梓的雪不再是无穷无尽的了,似乎一夜之间从不间断的大雪突然没了踪影,以坏天气出名的颉梓失去了长久的支柱。

当然,她是开玩笑的。

她不止一次听到宫里的人抱怨,又是一个见不着太阳的春天,就和头几个熬过的时节相同。身边的人做着繁琐事务即使穿着再厚的衣服出门也...

严冬 章六

可恩一生料到过许多事,从他小时候别人看他的眼神他就知道他在他们眼中是什么形象的了,选择走了这条路他的人生不会容易到哪去,以及他自身的拒人性格使他注定不会有真心朋友陪伴。这也是他说的那日肺里没有足够空气令他缓压时,他没想过有人会来扶持他。 

他料到过很多,比如这个地方永远不会有沁暖的夏天或是某个年月一眼就看出那张可疑的脸而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他还预料到某个政党的起落。他只要看着某个人的细微表情就能知道他下一秒是要毕恭毕敬行礼还是从大衣里掏出武器,可恩如此不近人情是有原因的,他只是经历过太多类似的事。

很多时候他拒人千里是职位使然也是本身性格的缺陷,他预料到过许多事,不管是气象之外...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