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俟 肆

“回家了陆辛月。”

“嗯。”

她常常话不多,同学们了解她更喜欢待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和人聊起天来更多是遇到感兴趣的话题。你要是向她的同学问起她来,他们多半会回答,她性格很好,不爱与人争辩,总体来说是个安静的姑娘。缺点也有,就是不大会为自己出头。

在学校里能看到她发光的时候也就只有在宇老师的历史课堂上了,只要被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一开始可能是害羞地小声说话,后来讲到篇幅重头她会没意识到自己说话越来越坚定,那个时候她就把陈述史实当成了喜欢的东西在叙述。

这种情况不多,因为宇老师是个通情达理的老师,他不会经常为难陆辛月在课上回答问题,因为他知道她不擅长在公共场合大肆表达自己的意见。

“明天见拜拜...

Make her your Aphrodite 成玉

**这里的阿芙罗狄忒是“女神”的意思 本来想写字面意义上的阿芙罗狄忒但我查了下和我想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就借阿芙罗狄忒的名义拟了个标题 一定要整个说法的话这里只有“Goddess”的意思

*两人之前没有见过面 表叔和表侄女的关系不成立 小玉十六七 成龙三十有二 他们生活在两个完全没有联系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他拿着地图掉进她的世界 她在世人的搀扶下走上圣坛而他会在底下注视着她 


“根据地图上的指示下一个停留处就是我们要找的‘费罗蒂的...

六月俟 叁

“这谁啊,你交上女朋友了?”

“瞎说什么。”

他将照片拂到一边,拇指盖住峡道上的部分风景,看似不经意在旁边认识了他一阵子的老陈面前却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既然它不重要,那为什么会被带进体育室?”

“捡到的。”听上去有点不耐烦。

“学生的?”

他没回答,算是默认了。

“丢东西的人不急吗?你这是还打算还回去吧?”

“当然还。”

“只是你不知道照片上的是谁对吧?”

黄律正啪一声盖上文件夹,逆光中侧立放松身心的少女立马看不见了,他随手甩出几叠纸扔到他桌上。“上周的体测记录还没填吧?”

他说这话时面上笑嘻嘻的,可老陈却感到了一股不知从哪飘来的凉意,他打了几个寒颤默默闭了嘴。

 ...

下 Katara视角


你知道那是事实,我会跳入那幽蓝的大海,义无反顾地。


她第一次见他还是在学校新生表彰大会上,在台上接受校长授予的奖章本该是风光无限的时刻那个穿着连帽衫的人却一脸事不关己。有点夸张了,他脸上的表情只能说是置身事外的不关切,在某些学科领域表现出色而受到校方嘉奖是值得高兴的事,但他脸上的表情怎么说也不会是得到认同的欣喜。就和他的黑发一样,他整个人都很沉静,沉静到可怕。

在高中的前两年就拿到了如此硕大的联校奖项怎么说也不会是个顶替的假冒新手,可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喜悦的样子令她感到奇怪,听说他家在这片区域很富足。看得出来,她端着手...

上 Zuko视角


“后面背对博物馆的同学可以转过来了,跟紧学生代表啊。”

是谁投票让索卡做这期实地考察的领队的还是一个谜,看他招摇晃动手上的校旗祖寇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他。算了,学生会纸箱里那几百张印错的肖像画就让它们继续躺下去吧。

他在学生群中做一个合格的静默者,和其他人一样轻装上阵仅一个简单的单肩包挂在他身前,他不用回头都能听到不远处女生们的交谈,从声音的远近听来她和他在同一排。

“卡塔拉,那是你哥哥吗?”

“是啊,他不是第一天那么傻。”

女生们的欢笑声完整传入他耳里,祖寇狭促地别过头去好让自己的余光远离那里,望了一圈周围的人果然没有看到阿祖拉,说不羡慕那对兄妹是骗人的...

六月俟 贰

他注意到陆辛月在其他科没什么兴趣只在历史上会大下文章,宇老师有时候会夸奖陆辛月这篇短评写得真好,班上记住他上节课这个小细节的人比较少而她就是其中一个,还是把内容扩充详细写到老师心里的人。作为他们一整个学期的班主任他接触到班上人的作业还是蛮经常的事,坐在办公室没事时他也会翻几下学生的作业,次数一多他就发现作文写得好的人从没有陆辛月的名字,这一点他还是很疑惑的。


他听到过历史宇老师无数次夸奖她的短文章写得到位、写得精彩,那语文和历史相通的地方不也挺多,怎么不见语文老师夸她呢?


“啊你说陆辛月啊?她写的文章是不错,很特立独行又有点天马行空,但在卷子上不行。”语文老师转椅一推转过头看着黄律...

六月俟 壹

 *之前说的师生


一点十五,现在是上体育课的时间,陆辛月在队伍里跟着体育委员做热身操,扭腰回去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跳着进体育馆的女生。三二三四她又转了过去,那两个女生直接去找了一个拿着记分板的年轻教师,看样子似乎是来查上周的体测成绩。五六七八天她的手肘向上伸展,她其实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那名脖子上挂着秒表的教师看了看手表和她们解释了一下就回望另一名正在上排球课的女老师。而后他抚了下后脑勺她明显是没有时间见她们,从女生们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叫她们在那个女教师有空的时候再来。打完招呼他就回去上课了,那两个女生则挤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捂着嘴嬉笑走开时还不忘回头看几眼刚才招待她们现...

Moment of a piece of cake

寇喜欢吃蛋糕,其实只要是食物他都来者不拒。总之他的生活可以用就是吃概括,但不是今天。在他情绪没有那么高涨时他见着端着盘子进来的妮雅眉眼也没有多大亮彩。

他有些累。

“大家特意给你留的。”她打破沉默将刀叉推到他面前。

“吃吧。”她给了他一个妮雅式的微笑。

寇勉强拿起盘子叉了一口,奶油化在口腔的感觉令他灰暗的心情好了许多,吃东西的动作变得轻快,而心情好起来之时他的话语也流露出体外。

“你也吃一点吧,伙计们留的有点多,虽然是剩的我却一点也不意外。”

“你喜欢它们不是吗?”

“香甜的食物会点亮我一天的心情。”他说的是实话,这会已经在分享食物了。

“正好还有叉子,妮雅。”

“啊不了,我...

爱神殿 续

“我还没问你的名字。”

“洛莉。”


“你怎么能让他们在一起?”

“他应该回到洗衣店而不是去花里胡哨的甜品屋第二回!”

“但Lori我无法控制他们的想法,我只能让他们找到相对来说比较合适的人。”

“那也是你的箭!”

“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那不是最重要的吗?”

“这不是在不在一起的问题,你说的火花,两人之间的激情火花体现在哪里?”

“洛莉,我蒙着眼这么做了3000年,现在还没习惯用眼看人。”

“喔,怎么会这样。”她挫败地捂住额头,不禁想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等等等等,所以那些失误的没有美好结局的情侣都是这么来的?”

“嗯。”他诚实点头。

本来看他凑一对对小情侣还...

在长沙发上好好躺着打算度过一个清闲下午,一个没有任何奇怪生物来打扰的安静时光。阳光落在肌肤上那会是连绒毛都觉得懒洋洋的下午,埃琳娜闭着眼等待日光侵蚀她的感官,期待那长时间的舒适。直到大门被打开有人进来打断了这一时刻,但她没有起身。

她能感到有人牵着嘴角看着她久久没有行动,从他身上的氛围来看他不会是威胁。萨尔瓦托宅的大门第二次关响时她才皱起了眉,不过轻哼一声后她也没睁开眼。

在黑暗中找寻平静的她发现自己置在扶垫上的手被人牵起,埃琳娜微微皱眉没有起身。有另一人走到窗前挡住了阳光,这足以令她撇下好不容易舒展的柳眉。而他下一个动作直接带开了她的双眼,她的右手被牵升到那人唇边贴着略微粗糙的下巴摩挲。...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