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俟 拾 (完)

他们之间的特别交集,在那日后连了起来。

他在对面楼柱边望到那一众学生里的陆辛月,她也没有却步,可她见了他就没由来羞怯的毛病还是没改,叫不住她他就直接伸手抓了她的手肘,可靣对面后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

一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他就没由来地心酸。他惊讶于自己的迟钝居然如此惊人,如若不是那日她来找他现在一定不会抓住她的手。

现在看来可能是他在为难她,三天前却不是这样的。

她在高考的前一天敲开他的家门,生平第一次地她坦白跟他说,“老师,我一定想告诉你。在那之前告诉你。”就是这里她告诉了他她也一直在想着他的事,一直以来他们的心情其实很相似。

“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一下子将我...

六月俟 玖

十七八岁的少女是怎么样的?她会暗恋谁吗?比起爱恋来说还是平凡人间的惺惺相惜?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对黄律正来说是不一样的。

她是特殊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发现除了她之外他对其他人都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在教室里时会不自觉捕捉她的眼神。

不是想让她起来回答问题,就是突发奇想地很想听到她的声音,后来他才意识到他只是想她的眼里能映出他的倒影。

感到他的眼神停留在那里,她不自觉遮住了左边肩膀。

移开目光后黄律正试图回到之前那个话题,也许是午后慵懒的太阳他有些找不着重点,他说之时目光又落到了她身上,斜下来的透光经过栏杆直接照射在他们身上。

他们不同地点不同话题的对话中,她能记得很多,有些细节甚...

无题 成玉

“嗯?别生气了好吗小玉?”他去拽她的小手,把她从折磨自己的衣服死角里揪出来。

她经常生气,而生气时或者踢脚或环胸,但成龙知道小孩子动真性情的时候很少,往往哄哄就可以让她脸上的烦恼表情消失,可不是这回。

她是调皮的捣蛋的也是好心促坏事的,可她不是任性的被宠坏的小孩。

几年前的成龙要是知道他会成这样估计牙都会笑掉,“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成了一个警区的得力帮手,还带着我的表侄女到处乱跑?你这可是在说些天方夜谭啊我的伙计。首先我可以肯定我没有表侄女,我的表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任何有关的消息。再者,我有学校里的工作,我想我不会抛下大学教授的职位去照看一个小孩。”

他会这么说。

她不配合,可他不着...

六月俟 捌

当身上突然出现一个疙瘩时,如果不去在乎一般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它确实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点不管怎么长都不会影响到人,而另一种它就像蜿蜿蜒蜒生长的藤条在不经意间缠绕住某人的心房。

有风流动的泳池总让人心旷神怡,只要站在泳池边哪怕只需要那么一会会她就觉得心都被治愈了。抱着被烈日晒遍的外套站在水池边,倚在边廊间双臂撑开感受风凉爽的洗礼,一切都那么美好。 
有水的地方总令人心声愉快。

泳池的另一边马上就被等待登记入住的学生霸占了,他们兴奋地扒住木栏围着清凉的水池拍照,有些不安分的直接抓过带队老师过来自拍。本来在课上生闷有些严肃的老师这会却经不住学生的闹腾答应和他们拍照,于是引来更多人的起哄忙...

丰羽日 2

“嘿,那边那个人站住。” 

“你在叫我吗?”他转过身对着那几个在找人的家伙,食指指着自己外套里的T恤。

“不是他……”看起来像是兄弟会的人失望地说,从对方身上的希腊字母来看他猜得没错,至于他们在找谁为什么会找到他身上……

“嘿你是?”

“卢克。”

“我们在找一个金发男,听说他今天有这节课我们就来这找人了。你不会碰巧知道他在哪吧?”

“我有幸知道他的名字吗?”

“呐——”打头的肌肉男摆了摆手,另一个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告诉他有人见过他们正在找的人,“不用了,不管怎样,谢谢你了哥们。”平头男生打出手指枪打算叫出他的名字,呛了一秒发现完全不记得之前他自我介绍说的单词了。

“卢...

丰羽日 1

一切都要从半个月前说起,诺为亚上完金融学放下背包刚想休息自己的室友就顶着干发帽进门了,茱莉亚和她都是比较社交惰性的人,和其他人相比起来。所以当茱莉亚难得抛出学校活动的话茬她很惊讶,“我不知道你也观察这类事?”

“你没看见贴了学校一路的海报吗?就连公共浴室里也有。”

茱莉亚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按好帽子好不让头发掉出来她顺手递给诺为亚一本杂志,“要不是在走廊撞见级长我都不会有这东西。”

“让我猜猜,她让你宣传宣传。”

“呃,你随便看看就好了,下下周这个时候我相信她想找我要回杂志也找不到我在哪了。”

诺为亚怀疑的眼神投向躺倒在床上的茱莉亚,边翻看书页边问,“我知道下个月的暂时休学时间,不...

每次出远门总会有这几句对话,“这位是著名的私家侦探梅小姐。”

而那些人和姑妈握过手后她一定会自豪地介绍他,“这是我的侄子维勒探长。”

他要么谦虚地摸摸脑袋要么捧场地说说最近的光荣事迹,和姑妈一起破案他几乎走遍了全球。虽然很多时候他的直觉不怎么走运,姑妈的帮助令他受惠了许多,连光头探长都称赞的梅小姐就是他的姑妈,维勒成为探长也少不了梅拉德的熏陶吧。

他在瑞士警署坐办公桌的那几年姑妈总让他有时间去哪里聚聚,不过说来也巧,只要他出勤飞往世界各地调查案件时都能幸运地遇上姑妈。每当他遇上瓶颈而光头探长大声囔囔又火上浇油时他就十分庆幸姑妈会在场,姑妈的侦探嗅觉在任何场所都派得上用。

“维勒,你最...

与反派的恋爱

*部分小兵视角


与一个整天追杀你的人呼吸前后脚的空气是什么感觉,卡塔拉能告诉你。这会从瀑布下走出来抽走身上多余的水卡塔拉不由皱皱鼻子,老远就闻到了那惹人厌的煤炭味,她要是高兴哪天往他们的煤炭堆洒一桶水。

船开不起来就不能追着他们跑了。

这么想着,卡塔拉已经开始伸手练习空手团水的本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这个道理她太明白了,自从遇到那个自大的脸上烧伤的火国人之后她的日子就没好过过,不仅抢走了她姥姥的项链还成日追杀他们。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明明就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却拉着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嘴脸,真讨人厌。


殿下今天又没有...

六月俟 柒

当他得知手下的学生出事了他一般都是跑到操场看看谁又摔了脚,谁又没好好练球把移动球员当靶子,严重点他们可能要在家躺上几个月。不是玩笑,这个年纪校园里摔断腿折了手的情况实在太可观了,十天半个月就有人吊着绷带来上学。

但这是他全职体育教师的时候,这时候被叫来医务室他还真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万一不是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万一是比骨折严重一百倍的事该怎么办?他还没做好准备,离医务室只有几步之遥的黄律正踌踌不前。

“啊老师来了。”

见到班主任的学生立马给医务老师通风报信,三下两下把他请进门内,医务老师正在单子上填东西让他先坐一会。

“我就不坐了,我学生怎么了?”他直接问。

“没有任何明显大面积外伤...

六月俟 陆

期中一过学校里各种事情就出来了,过几天要班级实地考察学期末还有实训,积极的学生都差不多报完了还有一些剩下的名额是上学期没有参加活动这学期按顺序编入的学生。

他不是没有带过学生去考察,但他没有带过人去商圈做过实地考察。

好巧不巧的是,最近他刚好感冒了。

作为班主任这个活肯定是推不掉的,出门戴个口罩成了唯一的选择。

早一刻钟到了车站,左等右等没看到一个眼熟的学生,难道他搞错日期了?

没错啊,十五日两点正正好,车站上方的时钟为他解答了疑惑。

左右环视了一圈学生样的人几乎没有,他没通知到位吗?

等等,有个穿连衣裙的女生距离他五十米远,他歪了下头发现自己还真没想过在校外认不出学生该怎么办...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