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洁城 章四

“别推我啦,说了多少次我不想去。”

他这个有些小娇嗔的语气不用说就是对着路易莎说的,不过睁眼后发现身后娇小的人变成车夫后金姆的脸又臭了下来。她又去哪了?

车夫明显不会告诉他大小姐的去向,他只好接过他手上的花式请柬。

什么礼仪课程参选,他根本不想去。

远阳穿过地皮的另一边神圣穹顶的老藤树下正坐在一男一女,宜人的天气舒适到令她小幅度翘起肢体,路易莎在篷敞敞的蕾丝裙下摇晃双腿。

“啊对不起。”她小声说道,为她不得体的行为道歉。

“没关系。”他还是笑眯眯的,像是没看到她刚才猫伸懒腰般的动作。

“还想听上一个故事的结尾吗?”

实际上她来这的原因除了见他外就是这个了,于是她立马说道,“好啊...

Reign

他跪在神坛前,在开阔的露天城堡,在中庭飘扬的旗帜下聆听唱诗班清脆的神明颂歌,金属冰冷的触感落到他的发上时他也接受了这个国家的重担。在笼罩他的欢呼着的人群和那些王公贵族欣赏的眼神里,他将右手放在心口,身披那织工日以继日辛苦劳作的红稠巾带加冕宣誓。
他心怀坦荡,他应该心怀感激,对信任他的人民,对这些特意来见证他的贵族们。他稳稳站起,站在这个红色的高台上。 
他向人民鞠躬,真诚地回应他们的呼喊。
他们叫嚣着,“国王万岁,国王长久治理——”

他纯净的双眸在神甫苍老的双手离开他的头颅之上后重见光明——他想在人群里找到的只有一人。
他寻着柳叶的痕迹在轻柔的微风里找寻一双眼,一双他希望看见的眼睛。

他知道...

又到了一年一度写昆昆的日子

^哈哈哈哈哈我想到他如果也是追新潮的一枚赛手会是怎样 一定天天爆后台的内幕(不是 ^是粉丝刷手机的视角

 

 

 

不止新时代的赛手会录小视频,闪电麦昆前去车间、赶去大楼时也会举起手机。

这些年轻人玩的软件还是科鲁兹教他用的。

他红色赛车服头像下面的短视频配了一行白色的小字,"Running late. Strling's gonna be mad." 
走得急有些来不及屏幕前主要是他放大的脸,那双蓝眼眼在电梯的灯下显得异常闪亮,什么嘛还说不会年轻人的潮流不是玩得很溜嘛你望着底下的白字心里喜悦地吐槽。...

圣上女巫 第二部分

“是哪个混蛋看不好自己的冲向的?!”那个被魔法砸中的人恶狠狠朝空中挥拳,身为一个巫术师他的脾气的确有点臭,不过在女巫压倒性数量的逼迫下男巫很少有脾气好的。

失败魔法的主人在他差不多把毕生学来的脏话骂完后才迟迟出现在林子里,她扶着膝盖气喘吁吁,“对不起……”

“是你吗?这个破烂法术是你施的吗?!”

面对仿佛要把她吃了的凶巴巴的男巫,玛可欣唯唯诺诺地低头哈腰。

她头上还沾着跑过树林的绿色证据,那几片叶子无情地插在她乱糟糟的头发里。

被一通骂到眼泪水滴滴的玛可欣一直在道歉,那个男巫数落完了也不愿再搭理他,说了句算他倒霉就乘上骑具离开了。

男巫离开甚远之后她还低着头掉眼泪,她不是故意的,想...

圣安洁城 章三

一身牧师服的人和她一起在教堂里坐下,他抱着一本古老的经书用他一如既往的温婉表情接待她。

这里的主持有着可重可轻的地位,在这个城市牧师其实没有实权。

“有没有想告诉我些什么路易莎?”面的他和蔼的笑容路易莎竟不知道从哪说起。

“嗯……我们家新来了个管家。”他摆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路易莎思索着要说些什么细节,“他叫金姆,我之前见过他几次。”

她想了想还是不要把她第一次见他是在黑牢里说出来得好,“虽然刚认识的时候有些脏脏的,但其实他穿上管家的衣服还蛮得体的。不过他自己不想当管家,那只是个说法,他其实是我们家什么都会做的帮手。”

“车夫怎么接受这个事?”

“他吗?他很好啊,没有什么意见。我觉...

星愿 Sparkle兄妹

^ 一个人类魔法世界的au 魔法充斥了这个世界


他是太久没有练习凝聚魔法了吗?怎么这会一个洞眼都穿不了眼前的屏障,宇宙公主让他来处理这个问题,他还真可能处理不了,如果在一个人的情况下。

如果暮暮来就好了,她一定有办法,在咒语联系方面她比他强出一些。

可他去找她的话她不会高兴来的吧,他释放魔法的双手渐渐垂下。

是谁在王宫门口设了这样一个魔法罩?要是这时候有人来了看到他没破掉这个阵就很尴尬了,尤其是因为宇宙公主信任他才让他来办这件事的。

那上面有另一个人的魔法,得想办法先去掉。可他不擅长去除魔法这可怎么办,他发愁地想。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一回头正是自己所想的人,“怎么了?”

暮光闪闪从辉煌的...

前几天的OC小游戏

拖着行李箱落地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远在中国的母亲打了电话,一通国际长途讲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要不是她的巴士就停在机场门口她还可以再唠上一会。

上了巴士她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从机场到她要就读的学校有半天的距离她可以睡上很久。

叶宁选择来美国读研究生这一决定也是令她父母大跌眼镜,他们是把女儿的选校目标定得远了些可这一距离实在是超过他们的想象。临走前叶宁母亲还拉着她的手不愿相信她就要去美国了,叶宁前后劝了她妈足足有二十次才终于换回她的首肯。

“叶宁啊,去美国小心别冻着啊,妈听说那里比咱这冷多了。”

“你爸给的附身符可要随时带在身上啊,哎呀你一个人去那里我就是不放心……要不我们也跟...

雪端

^冰


爬千米高峰不会是个好主意,任何与之有过交道的人都会这么告诉你。

但总有人冲着金钱不惜舍身面对严酷环境的挑战,这次集结的几个人他从未见过,但如果代价是让他上山他说什么都不得不同意。

在集合大厅里等候多时才等来了小队所有的人,一经宣布他就背上行囊冲出了酒店。

他们要找的东西很简单,上一回没人能成功找到的黄金还留在雪山上,只要分毫不差带下来他们每人都能分一羹。

兴奋的队员们在车上叽叽喳喳,有人跑到他座位前向他答话,“你也是为黄金来的吧?”

他没接话,那人便自顾自说下去。

“那大老板联系我们的时候我们几乎都吓了一跳,这种时候上山不是疯了就是成心和自己过不去。”...

巫山离 成玉

^是我爱的火车场景

相爱的人总能找到彼此

 

 

下雨了,她抬头望望打在玻璃上的雨滴,想着他什么时候回来。

龙叔出去买东西了,可她的书看到现在他还没有要回来的迹象。

成玉不由合上书,把那本古诗集放到车厢的小桌上她将门拉开始寻找他的踪迹。

他应该不会去车尾那,那离餐车太远了她想他不会去的。

在几间车厢勾留了会再出这节车厢就看到他在和列车员沟通,她就靠在车厢边等他过来,当成龙抱着满怀的塑料包装袋回来时她几乎就要笑出声,而他低垂注意地面的视线看到她的鞋知道是她之后因为望向了她的脸。

“我可不知道龙叔这么喜欢吃零食,平时也不见你对它们感兴趣。”

“嘿嘿,我听列车...

圣安洁城 章二

一上了地面他就是个过街老鼠,没有地方能待他就到处流离颠沛,什么叫爹不疼娘不爱他算是知道了。不过他也从没见过他的母亲罢了,他一出生就被关在了那所没有人情味的黑牢里,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他那个因清洗条件差而浑身淤泥的父亲,直到有一天他也离去了。

他一点也不想回到那个雨水会漏进单独牢间的地下黑牢,很多时候他们都见不到阳光,一些人被关得太久早就忘了太阳是个什么东西了。

在他小的时候他还会听那些老人说,曾经有人出去过但因为没人看他们顺眼于是又被关了进来,女人们的条例在他们身上是不存在的。那些所谓的有利文法其实只是幌子,有些人上去了就没下来过,更多人还是回到了这个见不到光明的牢笼。

金姆小时候喜欢听故...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