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门口前站着等电影开始的人群,她柔顺的长发如瀑布倾斜在脑后只用一个发箍固定。她在等人,在这种情况下她永远在等人。

她答应之前他承诺的,电影他请爆米花也算在他头上。

现在在红绳后抱着双臂她盯着电影院上头的花哨广告,他好慢啊。手指点着臂敲着不耐烦的鼓点,她当然见着他人了,只不过一眨眼他又钻到前台那里买吃的了。

大概在她第五次敲下指节时有人走到了她身边并往她手里塞了一瓶软饮,她不用看就知道是谁,谁还会有那头金灿惹眼恨不得吸收所有阳光的金发。她也没说话伸出左手向他要电影票,他立马放上那两张刚取来的票。检票人放他们进建筑了,达什跟在她身后走过红色装饰的一张张经典电影海报,十七岁的达什和二十一的...

BAB 0.8

争吵完哪架飞机哪家公司等在机场凳子上无聊的三只正打发时间,走过的空姐们窃窃私语也不知道是为哪位欢笑着。脸上盖着杂志的Rico大字躺在椅子上,Kowalski拿着纸笔在演算模拟实验,Private则低着头刷手机。

“你知道,Kowalski就算你戴着眼镜也不会提高你的说服力。”

“记错登机门的你还真敢说啊。”

他推推眼镜换来Private的一记白眼,他望向偌大的机坪默不作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要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不然整个人都麻掉的时候广播里航班改接机门的消息让他们所有人一同惊坐起。 

“Rico你不是睡着了吗?”

看到身边熟睡的人一把坐起Private满脸狐疑,Kowalski...

BAB 0.7

“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Skipper。”
“这都是你们商量好的?”

惊喜多过疑虑,他歪着嘴角迟迟瞧着兄弟们的面容表情。
“没错。”
“我们都希望你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Private蓝色眼里有过闪光的余波,他扶着肩膀笑道。
“卖掉公司也太夸张了吧。”
这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遗产啊,父母要是知道这事不知道会不会从哪里跑出来揪他们的耳朵,他额上落下三滴汗。
“如果Skipper你不开心你觉得留下它有什么意义吗?”
kowalski摸着下巴琢磨,犹豫道,“你说得没错。”

“当然没卖掉啦。”
“只是我们找了新的合伙人来接替你的工作。”
“你要是想,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们可是谈成了所有细节。”
“整整二十年的合约,那...

^^^是不是给人戴上项链 他就属于你


她往他头上套上那个嫩黄花心的装饰物,他看上去困惑又有些抗拒但也只是碰碰那个傻气的花圈,触到花瓣后手臂又无力地垂下来。看他眼里兴致不高的神情她的情绪可以描述为高兴——他颈间的那个项链在风里微微摇动。


“我们究竟要去哪?”

这个人简直不知道节制怎么写,她忍受了他一路喋喋不休的追问,从她的姓氏问到部族名字再从里程问到前几天的天气,他真的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青少年吗?简直是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少年,他特别想知道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他什么情报...

“我认识你吗?” 

她开始怀疑这个麻烦精是哪里来的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遇上这个皮相精致的陌生异族人,卡塔拉抓着脸想自己是哪里惹到谁了,眼前人无辜的表情更令她头疼。

四周荒郊野外的也没其他可以求助的房屋,这块地方居然只有他们两个人,看来她是必须得和他解释一番了。从他身上朱红的服饰来看这是一个火国人,但是吗?他看起来非常不像火国人,摸着脑袋打量周围环境看起来和她一样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不过,她知道自己将要去哪知晓她的部族更知道自己的名字。

将被微风吹到前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她整整自己的夏季长袍缓缓下蹲,试着从他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你是火国人吗?”

“火国?我不知道这个国家...

BAB 0.6

你会在他歪着脖子的侧影处发现的伤痕,不止是嘴唇上狭长的疤他衣服下的伤多到你无法想象。你可能会疑惑一个小警察为什么会受这么多伤。

他的人生轨迹中有一道无法磨灭的创伤。

他高中之后没有直接去读大学,学生时代结束后即使有哥哥弟弟的无限关怀他还是走上了弯路。高中只是一个小小的铺垫在他二十岁时你只能在街上的肮脏小巷找到他,和街头与药粉打交道的人挤在一个地方。当然不是摩肩接踵,他只是——

不想回去也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警车灯。

他记忆里有无数警车灯回转的时候,有他驾驶的那辆有同事有局里的,也有那个雨天的红蓝灯光。...


在老爹店里她一直听到的和那些古老咒语一起的谏言,一枚铜币分成两半是阴阳相生的表现。她的反应是嗤之以鼻。

她看着手上的那枚铜币,和那时候的不是同一枚,从中间蔓延出的花纹顺着方块端端正正爬出的顺直线条。在手中不值一握,手指触到的是光滑的壁缘龙纹饰的地方有一些不顺畅的凸起。

她还记得那日球迷挥动的饰物,除了闹动的喧嚣就是人们手中的红白两色一晃而过。

尾巴在她手里嘎吱嘎吱叫,弯起去身够自己的尾巴尖,虽然生猛但却乖戾。

你好爱叫啊。

她撑着自己的小脸对手里那个不停扭动的尾巴说,灰色尾巴扭动着身子也朝着她的方向嘶吼——如果它有嘴的话。

不过它的声音实在是很尖利了。

成小玉在等人来,在等那个...

My Soul

房里老是发出奇怪的撞击声,关好的窗户会打开纸张会随着怪异的风到处乱飘,这时候母亲的声音就会悠悠传来,“雅比斯,走廊的窗开了你去关一下。” 

他手插口袋瞪着幽灵,可蓝色的如同火焰一般身型冒着火苗尖的幽灵一脸幽怨痛苦的表情。他现在的行为可以说是充耳不闻,收回视线又倒回床上。他看了眼手表,这是它出现的第七天。

打开床头的漫画看了起来,最开始的几天他以为自己只是眼花了。浴室里能看到一点点冒烟的尖头代表他可能睡过头了所以眼神不好,吐掉牙膏沫子他再抬头身后已经没了那个虚弱的幻影。

雅比斯不会在校车上看到,他也不会在街道上看到更不会在教室里看到。他能看到那个影子的地方只有自己家里的卧室。...

BAB 0.5

和家里人去看戏剧,他身边的人会是谁。

如果是Kowalski,他会对剧情人物滔滔不绝,连舞台布置都会是他津津乐道的话题。Rico刚开始进场还好,但如果他对这部剧不感兴趣的话中途会睡着,歪着脖子呼呼大睡。Private现在非常庆幸他没有买前面的位置,那样会被演员和前排观众嫌弃的。

但如果是Skipper,他会全程陪同他看完到结束才会问他感想,在问答的过程中他发现有时候他们俩的想法还真是出奇得一致。

舞台上演员们随着聚光灯来回走动在音乐伴奏下朗诵台词对白,他喜欢戏剧的一个原因是可以看到生活中的故事。没有人不喜欢故事,而一个好故事除了好的讲述人还需要精彩的剧情以及纷纶的观众。少了任何一部分都造...

窗外暗沉沉的天突然几个响雷打下来,浜田正本来插着口袋这之后听到有人尖叫一声往他这里靠近。闪电给了几秒的缓冲时间令他一瞬间失明,他眼睛能看到的全是白光留下的惨白影子。他感到怀里撞进了什么人,此时他抬着双臂作正常防卫动作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在其中。

几个细微动作后,他的眼睛又恢复了原本的视线不过实验室因为闪电暂时断了电,这会在黑暗中他能感到怀里有个人捏着他的衣角发抖。

他不确定是谁,衣料摩擦的细小声音后他听出了她的声音。 

“Hon,Honey?”

双臂渐渐靠拢环在她肩口,他想确认是不是她。哈妮这会耳机里放着热情奔放的拉丁音乐,在他安慰的声音中她缓缓抬起头。如果这时候有灯的话,浜田...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