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

^^言情练手 没有逻辑 不建议观看
嗑BG人士可瞄几眼 欢迎狗血爱好者

^灵感来源于Anastasia the musical


夏拉有一双紫色的眼睛,在这个灰色的国度显得格格不入,在这个第一次踏上的国土她没有办法融入这个忙碌的国家。从最苦最累的基础工作做起是她唯一能做的事了。

不淡不深,纯粹的紫像水晶一样清澈,他第一次交接任务见她的时候就被吸引去了目光。这个国家可没有如此纯粹的人,棕长发披在脑后即使破旧的冬大衣也盖不住腰际皮带勾勒出的细瘦腰部。即使衣着再怎么灰败,尘土盖满了她每一寸肌肤可那双眼睛却透露出了无限生机。

在那个没有...

^亲妈女友视角 看他我有三百层滤镜

我好爱他啊 可无处宣泄


我爱他年少轻狂的样子,我爱他青年无知即使道行渐少却对未来无限憧憬仿佛什么都打不倒他的样子。我爱他飘逸的金发,爱他打着小卷的刘海,爱他的大红车身爱他的蓝眼睛,爱他张扬的性格爱他机敏的生涯。在他近十年的赛车生涯里他拿下了七次活塞杯冠军。爱他前期的新手戾气爱他退休时的无言吐气,他最好的一面都留给了赛道,不管是年轻时意气风发的周月冠军还是作为老车手让给小一辈的赛场。他热爱着赛车的一切,不惜堵上他赛事生涯的命运去和一个商人做交易。他说,赢了这场比赛我继续下去,输了我就放弃赛车。

他最热爱...

已经记不清是那件事发生后的第几个月,那件致命的事件后有一天他又走上了街道,他走进人群在茫然的过路人中越显普通,那黯然的背影和普上的酸甜苦辣和民众并没有什么差别。

他曾经视火如命,现却在任何旺火燃烧的地方回避,烈火使他恐惧,他再也掌握不了正确的使火方式。望而却步,是他在那之后最常做的事。铁匠铺不再是他心生好奇的地方,殿堂火苗高跃的盆火再也不是冥想的好地方。

火球射过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始终不知道他是震惊于他的出手还是自己没有反抗,撕裂耳旁的热度呼啸而过眼瞳睁大却只有火息的余焰围绕在鼻息。他开始怨恨起火的味道,那生生不息的火焰啊。

叫人又恨又爱。

他虽然盯着地面可没人能逃过他的耳朵,西街...

^只建立在一个如果上 时间之轮和莲花寺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记得不管当初发生什么,你们都会挡在我身前。”

她巧绕双手,细细打量他的神情。

“错乱了吗?”

“我说你是精神错乱了吗?”

他从颓然的坐姿缓缓起身,松树下站立的身姿决然又凌厉,脸上挂着不屑的琐笑。

“我从不记得和你有过任何不必要的接触。”

花小兰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随即羽扇折开遮上讥讽的嘴角,这个小小的举动却刺得他生疼。

嘲弄的语气即使在扇子后也遮不住,“让我们来看看,才弱冠之年是谁就记不清事情了?”

“少说废话,你叫我来到底要做什么?”

“呵,还你东西啊。”

“不过看你这样也不需要它了吧。”...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而人,需要光才能看清东西。

这个弱点是任何人都可以利用的,他大可以在那个男人闭着眼等黑夜过去时剜了他的喉咙,可斯维尔久久坐立,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牵拉着他阻止他的行动。

这么多年下来即使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他还是能看见黑夜中自己张开的五指,窗格外偶然飞过的猫头鹰凄厉地鸣叫带过冬日寒冷的风雪,他抬头望向漆黑一片的树林。但此时有月光,月亮的光线使得他能看到树枝窣窣作响,那生生爬到另一个枝头的枯枝在黑夜中摇曳着不堪一击的枯枝败柳。他们旅行的路上灯光从来都是奢侈品,煤油灯到了他们手上不是碎了就是耗光了油,他习惯之后便不再抱怨野外生存的严酷条件。这时候他只会望向母亲摆出无...

^^^还是狗血 不适合观看

^^^不适合观看

^^真的不适合观看

^Ruby小可爱生日快乐!!!!!!!!


“Mom,你害怕过吗?”

她带着温暖的微笑等着他继续问下去。

“在你独自旅行,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并且还带着我的时候。”

不是累赘哦。

她的声音细小只能看到嘴唇翕动。

她抚摸他的脸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她将他拥入怀里,抱着他轻轻摇晃,“旅行对我来说是件很快乐的事,路上遇见了很多好心人和有趣的事。而且我不是独自一人噢。”

他不理解,只将头埋在她瘦弱的颈间,闷声询问。

“我有你。”

她拉开他们的距离扶住...

^^^极其狗血 不适合观看

关于露比关于斯维尔也关于一只老乌鸦

^^后代描写 不适合观看

^不适合观看

^非常不适合观看 


赶路人在风雪中行走之时瞥见了树下一个身影,他用手遮挡自己的眼睛防止雪吹进,他缓慢接近那个红衣下的人试着在恶劣的暴风雪中与之交谈。 

“Ma’am?”

“你没事吧?”

他不由觉得奇怪,这暴风雪中这女子一人前行也太过于奇怪了吧。要不是没有柴火供给他也是不会出来的,在这种暴雪天气出门就是在找死。出于道德心他迈着困难的步伐走向她,背上的木柴这时格外沉重,他朝她伸出手。

“要我拉你一把吗?”

他没有听见女子说话...

电影院门前站着等电影开始的人群,她柔顺的长发如瀑布倾斜在脑后只用一个发箍固定。

她在等人,这种情况下她永远在等人。

她答应之前他承诺的,电影他请爆米花也算在他头上。

红绳后抱着双臂她盯着电影院上头的花哨广告,他好慢啊。手指点臂敲着不耐烦的鼓点,她当然见着他人了,只不过一眨眼他又钻到前台那买吃的了。

大概在她第五次敲下指节时有人走到了她身边并往她手里塞了一瓶软饮,她不用看就知道是谁,谁还会有那头金灿惹眼恨不得吸收所有阳光的金发。她也没说话伸出左手向他要电影票,他立马放上那两张刚取来的票。检票人放他们进建筑了,达什跟在她身后走过一张张经典电影海报,一高一低的影子落在棉绒装饰红墙上。到大厅找...

BAB 0.8

争吵完哪架飞机哪家公司等在机场凳子上无聊的三只正打发时间,走过的空姐们窃窃私语也不知道是为哪位欢笑着。脸上盖着杂志的Rico大字躺在椅子上,Kowalski拿着纸笔在演算模拟实验,Private则低着头刷手机。

“你知道,Kowalski就算你戴着眼镜也不会提高你的说服力。”

“记错登机门的你还真敢说啊。”

他推推眼镜换来Private的一记白眼,他望向偌大的机坪默不作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要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不然整个人都麻掉的时候广播里航班改接机门的消息让他们所有人一同惊坐起。 

“Rico你不是睡着了吗?”

看到身边熟睡的人一把坐起Private满脸狐疑,Kowalski...

BAB 0.7

“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Skipper。”
“这都是你们商量好的?”

惊喜多过疑虑,他歪着嘴角迟迟瞧着兄弟们的面容表情。
“没错。”
“我们都希望你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Private蓝色眼里有过闪光的余波,他扶着肩膀笑道。
“卖掉公司也太夸张了吧。”
这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遗产啊,父母要是知道这事不知道会不会从哪里跑出来揪他们的耳朵,他额上落下三滴汗。
“如果Skipper你不开心你觉得留下它有什么意义吗?”
kowalski摸着下巴琢磨,犹豫道,“你说得没错。”

“当然没卖掉啦。”
“只是我们找了新的合伙人来接替你的工作。”
“你要是想,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们可是谈成了所有细节。”
“整整二十年的合约,那...

©liziv / Powered by LOFTER